香蕉视频app工厂

……

“你……”邀月仙子俏眸中疑虑交加,“你究竟是什么人……为什么会有十三级的战争傀儡!还冒……”后面半句话,她终究还是咽了回去,万一指责对方混入仙渺宫弟子中意图不轨,惹出了他的不快怎么办?

能拥有一尊十三级战争傀儡的,那背景绝对不会简单,就算是宫主见了他,恐怕也只能客客气气的不好太过得罪。

只要不是在仙渺宫势力范围内为非作歹太过份,多半也只会睁一眼闭一眼。

吴辉却是淡定地呵呵一笑:“邀月大长老,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,还是先把眼前问题解决了再说。”说罢,他又挥手道,“宏才,王天。你们带着兄弟们和墨家师妹先撤,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你们能插手了。”

“是,老大遵命。”皇甫宏才和王天也没有矫情,他们不过十级的战斗力,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中,简直就是拖后腿的存在。

与其在这里碍手碍脚,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撤退,给老大发挥的空间。

王天先是指派了个王家女弟子,将墨听梅扶起,随后又和皇甫宏才一起将尉迟嘉良拘了,一起带走。

期间,尉迟嘉良都不敢反抗,只是脸色惨白地远远看着炼狱魔主。岂料,炼狱魔主从头到尾都是冷眼旁观,不知道在忌惮些什么,竟没有插手,也无视了尉迟嘉良求救的眼神。

刹那间,尉迟嘉良陷入了绝望,行尸走肉一般的被拘走。

等所有人都走后,炼狱魔主一收冷脸骄傲的气度,语调中略带着一丝讨好之色:“这位公子如何称呼?”

“唰!”

小女生霸气外露的性感

吴辉弹开扇子,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道,“叫我王动就行。”即不过份骄傲,也不亲近,而是带着一丝丝疏离感。这名字,一听就是个假名。

“原来是王家公子。”炼狱魔主硬扯出了一抹和蔼的笑容,“此事无意中把你牵扯进来,是我的不对。不过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,这一次大家交个朋友,以后互相有个照应,今天的事情能否井水不犯河水,互相揭过?”

“呵呵~”

吴辉笑了笑,继续摇着折扇没有说话。

炼狱魔主一滞,脸色有些不自然了起来,干笑了两声说:“王动公子的意思是?”

“我说,你也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了,少在本少爷面前装傻充愣。”吴辉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嘲讽,“此时已经发生,本少爷也已经被卷了进来。就凭你空口白牙就想井水不犯河水,互相揭过?呵呵~”

接连几下呵呵,将炼狱魔主的情绪带来了起来,他的脸色一下子难堪起来,一对魔眼闪烁不定,仿佛在琢磨些什么。

最终,他还是强压住愤怒的情绪:“王动公子说的没错,此事将你牵扯进来是本魔主思虑不周。这样吧,只要公子肯放手此事,本魔主愿意将资产给出三成,就当给公子赔罪,也算交个朋友。”

资产三成?吴辉狐疑地打量着炼狱魔主,仿佛在质疑,就你这种被镇压了上百万年的老古董,身无长物,又能又什么资产?

“公子有所不知。”炼狱魔主也是个狠角色,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,便不再犹豫,而是客客气气解释说,“在仙渺宫那些侵略者入侵我们星河时,我便筹措了大量的物资,都储存在了一个秘密地点,并且只有我的精血能开启。我可以以宇宙本源起誓,只要公子不与我为敌,我愿意将其中三成贡献给公子,就当交个朋友。”

他也隐约猜出了这位神秘二世祖的来头,当然清楚像这种级别的二世祖,若是手笔少了对方根本看不上。对方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尊十三级的战争傀儡,那已然是天价之物。

闻此言,吴辉的表情也严肃认真了起来,倒是从中感受到了炼狱魔主的诚意,当即拧着眉头仔细思虑了起来,若是能站队炼狱魔族,倒也不见得就是坏事。

以炼狱魔主的能耐,一旦脱困并恢复实力,必然能将赤霄星河搅得天翻地覆,并且牵制住仙渺宫大量的精力。

就在吴辉思虑之间,一旁的邀月仙子急了,她勃然色变道:“王动公子,你千万不能答应他。此魔乖张暴戾,一旦放任他离去,整个赤霄星河必将生灵涂炭。”

“呃……”吴辉摸了摸鼻子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邀月仙子,我出手救你,不过是与宏才关系莫逆。宏才开口,我才勉为其难动了下手。更何况,炼狱魔主实力也不算弱小,凭啥我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?”

“你……”

邀月仙子体内一股血气涌出,当即调转仙元将体内伤势压下,同时将恼怒,不甘等负面情绪也都强制压下,耐心道,“王动公子有什么条件尽管提。”

此事关乎到仙渺宫的未来,由不得邀月仙子任性。

“条件嘛,呵呵~”吴辉摸着下巴,上上下下打量着邀月仙子,看她这样子,身家恐怕比炼狱魔主远远不如。

“你!”

邀月仙子俏脸一阵绯红,忍不住甩开吴辉倒退了几步,震怒地盯着他,“卑鄙无耻的家伙,我就算是战死,也绝对不会被你趁人之危。”

吴辉一脸错愕:“仙子何至于此?你满脑子都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?”顿了一下,他目光轻蔑地在邀月仙子身上扫来扫去,“仙子千万别自作多情,本公子是什么身份?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~难不成本公子看上去就那么地饥渴难耐,生冷不忌?”

“噗!”

邀月仙子强压了许久的一口淤血终于喷出,羞愤欲绝地盯着吴辉。若非为了大局,此刻她更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小子。

见她实在是气得狠了,吴辉叹了口气:“哎……算了算了~本公子一向宽宏大量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你不跟我计较?

邀月仙子目瞪口呆地瞪着吴辉,简直被他的无耻和自以为是震惊到了。

然而,还没等她发难,吴辉就接下去道:“看在宏才的面子上,我就再帮你一把。代价我也不多要,就一万枚极品灵石好了。只一点,不许赖账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邀月仙子愣住。

她实在没想到“王动”居然这么轻易就松口了。这么好的机会,他居然没有趁火打劫,落井下石一番?

一万极品灵石,固然是一个天文数字,即便是她这个大长老也是远远掏不起这数字。但是整个仙渺宫百万年的积累,从公库中拿出一万极品灵石也不至于伤筋动骨。

比起她邀月的性命,乃至于放出魔主后的巨大麻烦来说,这二世祖给出的条件并不高。

她清透如琉璃的眼眸中泛起一丝茫然,感觉自己越发看不透“王动”这个人了。莫非,像这种超级二世祖就是如此任性,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凭着心意来?

就为了和宏才投缘?

亦或者说,他真的盯上了她这个邀月大长老?使出了什么欲擒故纵之计?

就在邀月仙子胡思乱想之际,眼见得他们达成协议,炼狱魔主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
“小子,你还真以为本座怕了你不成?”他沉着脸冷声道,“本座不过是看在你身后六级文明的份上才对你客气几分,你还真以为自己能赢得了我?胆敢在这里大放厥词,也不怕最后鸡飞蛋打,不仅什么都得不到,反而丢了自己的性命!”

“这就不劳魔主费心了。”吴辉挑了挑眉,好笑道,“孰强孰弱可不是嘴上说的。还得手底下见真章。”

“好好好!”炼狱魔主怒极而笑,表情狰狞,“既然你非要跟我作对,我也只好不客气了!今日,本座就来好好领教一下六级文明的手段!”

说罢,他双翅一振,浑身气势骤然暴涨,浩瀚的魔气汹涌而出,顷刻间便化为遮天黑云弥漫到了天空之中。

他心里发狠,下起手来也毫不留情。

六级文明又如何?!

就算这二世祖背后有六级文明的大佬又如何?这里可是仙渺宫的地盘,再厉害的大佬也鞭长莫及。大不了他干掉这二世祖之后立刻就离开这里,远远逃到星河之外。

他还就不信了,六级文明又不是无所不能,他逃还能逃不掉?!

心念闪动间,一团团惨白的火焰蓦然出现在了翻滚的魔云之中。火光绵延间,极致的高温扩散开来,翻滚的魔云激荡起可怕的能量波动,惊天的威势让人胆颤心惊。

“来!”

炼狱魔主抬手一抓,惨白的光焰便飞速汇聚而来,眨眼间便在他手中化为了一柄白色的长剑,惨白的火焰在剑刃上燃烧,威势内敛,却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可怕气息。

他浑身魔气涌动,暴涨的气势俨然已经达到了极致,握住剑柄的右手却依旧在微微颤抖,很显然,即便是对于他而言,操控这一柄火焰长剑也是极其吃力的事情。

他眸光狠戾,双翅一振,身形瞬间如闪电般电射而出,眨眼间便逼近了吴辉和邀月仙子。

暴虐的杀意几乎将两人完全笼罩。

然而,距离两人还有十几丈远的距离,炼狱魔主疾冲的身形就被吴辉的战争傀儡拦了下来。

一魔一傀儡瞬间就缠斗在了一起。

“轰隆隆~!”

“轰隆隆~!轰隆隆隆隆!”

接连不断的碰撞声不断响起,可怕的冲击波肆意席卷,一时间,整个上古战营都剧烈震颤起来,就连笼罩住整个战营的阵法都开始不停颤抖,隐隐然似有支撑不住之势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