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app破解版本io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翻译部的人不多,大家的水平都不错,但是平日里主要负责的便是一些国外文件和产品的翻译。

而且,这个部门的每一个翻译擅长的语种都不一样,比如严一诺擅长英语,其他四个人分别是德语,法语,日语,阿拉伯语。

“英语啊,接待一名美国的客户,已经到达副总的办公室了,们快点。”助理样的男人紧张地催促。

而下一刻,四双齐刷刷的眼睛飞到严一诺这边,“一诺,找呢,快去吧!”

说着,还一直用眼神提醒严一诺抓住机会。

坐在严一诺旁边的大姐心直口快,直接拉着严一诺的手低语:“趁着这一次的机会,好好表现一下,给副总留一个好印象,等工作忙完了,就让副总帮个忙,澄清一下,不是什么大事的。”

大姐的好意提醒,叫严一诺哭笑不得。

但又不能明着跟大姐说这是徐子靳的恶作剧,严一诺深吸了口气站起来。

怪不得,那个人一来提起副总,她就觉得不对劲,原来徐子靳又准备放大招,继续游戏了?

英语翻译?这种话他也说得出来,在场的五个翻译擅长的语言,除开日语之外,哪个不是徐子靳擅长的?

就一个英语翻译,他还特地要一个专业翻译上去?这不是笑话是什么?

美丽的蕾丝情结

不过现在徐子靳是副总,严一诺是下属,就算他觉得自己不必要去,上司的要求她却依旧不能拒绝,尽管那个人是徐子靳。

“好,我去。”

跟着那个人一起上楼,第一次进徐子靳这间办公室。

里面除开徐子靳之外,确实有一个白人,正跟徐子靳聊得火热。

“来了?这边坐,跟彼得先生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最新研究产品吧。”徐子靳勾了勾唇,直接指挥严一诺干正事。

严一诺的面前已经放着一份产品手册,不过全都是中文版的。

闻言,她干净利落地翻开手册,找到最新的产品,用流利和熟练的语言介绍。

这一忙,就是两个小时。

总算将彼得这个大客户送走了,大部分时间都在说话的严一诺,这下有点口干舌燥。

徐子靳给她的杯子倒满水,推到严一诺面前,脸上哪里还有什么高冷?

“喝水润喉。”

严一诺瞟了杯子一眼,“副总可别折煞我,我一个小小职员担不起副总亲自倒的茶水。”

“生气了?”徐子靳笑着直问。

“为什么生气?我说的都是事实,如果副总没什么事的话,那我先下去了。”严一诺发现,上来之前火气不小,这会儿倒是没了发火的念头。

不都说了,生别人的气,就是惩罚自己吗?

她可不是十八岁的少女了,可不想因为徐子靳多长一条皱纹。

“着什么急?听我好好说完不行?我以为,在公司里跟装不认识,应该更高兴才是。”徐子靳斜睨着严一诺的表情,慢条斯理地说着。

严一诺拧了拧眉,越发确定自己完全没有心思追究徐子靳跟她装不认识的事了。

“这件事不用再提,倒是,徐子靳,为什么要来这里?还成了我公司的副总?到底还要干什么?”严一诺的问题有点多,一个接着一个,不带喘气的。

“我?我明显在开拓京都的市场啊,难道看不出来?”徐子靳反问。

开拓市场跟他当副总有什么关系?

这个问题,严一诺直接选择了闭嘴,反正徐子靳也不会回答。

“好,既然如此,随便。”严一诺反而笑了,他爱开拓就开拓吧,她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够了。

“嗯,配合好我的工作就可以了。”

“配合?”

“对呀,刚才彼得这个老头不是说了,今晚的宴会我必须出席?”

“所以呢?”严一诺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问。

“我缺一个女伴,说所以呢?”徐子靳嘴角挂着微笑,将这个问题抛回给她。

严一诺!!!

“今晚陪我出席。”徐子靳继续说,语气带着绝对的命令。

“不!”严一诺瞪眼,她可没有这个义务。

徐子靳真的是闲得慌吗?还特地参加那什么晚会?

“这是工作,出席的时间算是加班。”

严一诺脸上的坚定啪啦一下,有一瞬间的碎裂。

“工资双倍。”察觉她的松动,徐子靳继续抛出橄榄枝。

严一诺很想硬气拒绝,但怕这件事传出去看戏的同事给自己穿小鞋闹大了,自己会丢饭碗……

骨气立刻就跟戳破的气球一样,一代弄点漏出去了。

现在可不比往日,她需要这份工作抚养家庭。

“好。”严一诺憋红了脸,半晌才挤出这么一个字。

“OK,成交,下午六点钟出发。”

而现在,已经快是下班时间了,严一诺只好点了点头。

回到办公室,一群等待她结果的女人围过来,问她有没有跟副总求情。

严一诺满脸黑线,“没有。”

大姐恨铁不成钢地瞪她:“一诺,傻呀,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求?”

“再过两天,外面传得更加厉害,到时候肯定会后悔。”

“不会的,们真的别瞎操这个心了,副总叫我上去是因为工作,至于其他人,嘴长在他们身上,随他们说吧,公司总不至于因为这个小事开除我。”

被严一诺的话堵得没辙了,众人气哼哼地回到座位,丢给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。

五点半下班,公司的人走得七七八八了,严一诺才慢吞吞地下楼。

六点钟准时出现在大楼前面,徐子靳的车停在外面。

刚上去,他递过来一个盒子。“去做造型,这是礼服和首饰。”

“不用了,我穿着套装过去就可以。”反正不是什么重要人物。

徐子靳在镜子里看了她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。

晚会在一间高档酒店举行,去的人不多,而且很随意很轻松。

严一诺果然穿着套装跟在徐子靳的身后,心里盘算着这个晚会要几点才结束,忽然一声软软的“妈妈”传来,下一刻,大腿被一个软绵绵的小身板用力抱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