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吸视手机版下载

五分钟的时间,雨中步行的速度,虽然皮影戏和寓言的距离不会太远,但是小钻风依然不可能马上赶到,除非两人一直都在十几米内转悠。

小钻风一路狂奔,他没有打伞,登上台阶后,看见标语牌,之后,右拐向路边冲去。

快点,再快点!

小钻风睁大双眼,在雨中寻找自己的同伴。因为大雨的关系,他的视野受到影响,不过,对于地狱归途的团员来说,这却不是一件坏事,而是一件好事,因为身处半空中的黄道,受到的视野影响更大。

街边,一辆吉普车静静停在雨中。

小钻风眼前一亮,加速冲了过去。他来到吉普车边,将眼睛贴在车窗上,一眼便看见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的两人。此时,车内的两人仍未察觉到风险,似乎是刚从梦境中醒来没有多久,对危机的意识还未完全恢复至全盛状态。小钻风右手猛敲车窗,惊醒车内两人。

寓言伸手将车窗摇下,不解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黄道来了!”小钻风深吸一口气,右手放在车窗上,“快跟我去镜中世——”他话说到一半,忽然感觉后背寒毛直立,莫名的恐惧感从心底升起,于是他马上回头。

雨水中,一个单薄的身影站在吉普车不远处,白色长袖,浅蓝色长裤,光脚,碎发在雨水中被打湿,紧贴前额,甚至略微遮挡视线,微微弯曲的上身仿佛体态不正,正是黄道。黄道默默打量吉普车边的小钻风,接着,一步一步向吉普车走去,步速不缓不急,如同闲庭散步。

小钻风咽了口唾沫,没敢动,车内的皮影戏和寓言也同样不敢动,三人就像被狮子盯上的兔子,一旦有任何可疑举动,下一秒,狮子就会张开血盆大口扑上来。

“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当距离靠近之后,黄道开口询问,他平静的询问混在雨声当中,给人一种路边问话的错觉。

虽然地狱归途一直将告诫会当成一座大山,但是告诫会并未将地狱归途当成实力对等的对手,甚至未放在心上,仅仅只是苍一和千江月的技能特性引起注意,而且,地狱归途出现在告诫会的视野中都没有多久,最近一次,或者说唯一一次正式出现,是在《太阳的葬礼》这部电影中,当时假年登场便如砍瓜切菜般解决掉地狱归途,而后,乌有又在神秘人形建筑内制造极度恐慌。黄道,虽然见过地狱归途几人,之后也调查过相关情报,但对小钻风的印象,几乎没有,仅靠现在雨中一面还能有“见过”的感觉,已经是记忆力过人的表现。

森女系妹子吊带碎花群手持单反文艺写真图片

小钻风看着黄道,等了两秒,这两秒的等待,并非趁机思考,仅仅只是由于黄道压迫感十足而造成的思维迟钝。他摇摇头,回道:“没印象……你是谁?”

黄道没有回答,而是继续向前,随着距离逐渐靠近,他也能够看见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的人影,他脑海中闪过几条信息,接着,眨了下眼,问道:“苍一和千江月在哪里?”

这时,寓言右手抓住小钻风的手腕,身体朝后仰,下一秒,他和小钻风从吉普车上消失,同时,皮影戏融入影子内,影子离开吉普车,朝树林滑去。

黄道没有太大反应,他伸出右手,接住空中下落的雨水,“这朵离奇的梦花果然不同,地狱归途的演员在里面,而且,没有沉浸在梦境中,看来是大本营之类的地方,应该是地狱电影在帮他们,我只要守在这里,就能等到剩下的人。”说完,他看了一眼昏暗的天空,身体向上漂浮。

另一边,寓言带着小钻风回到了雨棚处。

“还好我有留印记的习惯。”寓言大口呼吸。

“你快去救皮影戏,我制造镜子,我们先躲在镜中世界。”小钻风说话的同时马上走到雨伞架边,拿出一把黑色雨伞打开,然后倒放在雨棚外,让雨水落在雨伞内。

“她从另一边逃了,我回去也接不到她,我们先躲进去,她应该会去岛内,以她的能力,再加上这场雨,黄道一时半会拿她没办法。”寓言视线落在雨伞上。

小钻风想了想,知道寓言为何会抓住他,将他带回雨棚,他和皮影戏的技能不同,他的技能释放条件苛刻,启动时间较长,但皮影戏的技能却不一样,没有释放条件,启动时间非常短,如果寓言带皮影戏回来,那么他很有可能会落在黄道手上,或者直接命殒当场。

接满足够雨水的雨伞被拿回雨棚内,小钻风蹲下,右手掌心贴在水面上,雨水仿佛凝固一般,变成镜面,“可以进去了。”他对寓言说。寓言没有废话,双手伸入镜面内,随后整个人穿越到镜中世界。等寓言进去后,小钻风也跟着进入镜中世界。

两人再次出现在雨棚内,只不过是镜中世界的雨棚。

小钻风右手抹过镜面,解除镜面与现实世界的联系,之后,才稍微松一口气,接着,他看了看周围,对寓言说道:“我们走,先找到皮影戏。”

寓言点头。两人拿着雨伞离开雨棚,朝岛内跑去。大约十秒后,一声不同寻常的响声让两人停下脚步。

小钻风回头看着雨棚处,声音正是从雨棚传来,他想了想,没有继续前进,而是返回雨棚位置。寓言想说什么,但终究没有开口,而是跟在小钻风身后。两人回到雨棚处,却发现雨棚已经损坏,长椅、雨棚和雨伞全部挤在一起,像被压缩机压缩过后的垃圾球。

“这是……”寓言舔了舔嘴唇。

“黄道可能知道我的技能效果,他的技能即使直接破坏现实世界,也能够通过镜中世界的镜像关系变相杀死我们,走。”小钻风转身离开。

两人转身逃跑,很快便来到吉普车边。

小钻风正准备坐进去,吉普车的车身却开始摇晃,下一秒,车盖等汽车部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。小钻风连忙后退,远离吉普车。

“我滴龟龟。”寓言惊叹一声,不知怎么形容眼前的情景。

“镜中世界也不安全。”小钻风眼神盯着缩成一团的铁皮,大口呼吸。

xs1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