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直播下载app苹果版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赵墨初的脑癌磕到了坚硬的地板,这会儿整个人躺在地上,白色的婚纱都沾了灰尘。

   而周围的宾客,也看着这一幕怔怔发愣,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 反而是宋唯一,离赵墨初最近,不由分说从裴逸白手里挣脱出来,弯下腰关切地看了看赵墨初。

   “没事吧?摔伤了吗?”

   说着,慢慢将赵墨初从地上扶起来。

   “慢一点,脚没有扭到吧?”宋唯一小心翼翼地问,这可是今天的主角,是新娘,若是出了什么闪失怎么办?

   等赵墨初抬起头,宋唯一才看清楚面前的新娘长相。

   娇俏的娃娃脸,看着年纪极小,皮肤又白又嫩,只是一层淡淡的裸装,就将新娘身上的所有有点都衬托了出来。

   实在是太漂亮了……宋唯一张大嘴巴,差点喊出声。

   身为女人的她,看到洋娃娃般长相的赵墨初,小心脏都在发颤。

   “小妹妹,好可爱……”大大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小巧的瓜子脸,这不是她小时候珍藏在家里的芭比娃娃的真实写照吗?

  
暖暖妹子的开心一天

   宋唯一悄悄瞅了裴逸白一眼,心道老公的好朋友,最起码是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吧?

   可是面前的小妹妹,看着还好小好小,真的成年了吗?

   “啊,受伤了。”宋唯一游神不到一秒钟,恍然看到赵墨初额头上的血迹,俏脸惊慌失色。

   “小妹妹没事吧?怎么都出血了?是不是撞到墙壁了?”

   糟糕,大喜的日子,都见了血呢,还是新娘子,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迹象。

   “痛,好痛,痛死了。”赵墨初捂着伤口,生气地低吼。

   她将所有的错误都怪到了脚上的恨天高,直接当着宋唯一等人的面,将鞋子狠狠一丢。

   “该死的高跟鞋,害死我了。“

   人群里,发出一声可怖的惊叹。

   这新娘,脑子有坑吗?她这是在做什么?

   宋唯一也惊呆了,那双高跟鞋,就这么被赵墨初扔到了数米之外的地方,“哐当”一下,砸到墙壁后滑下来,孤零零德躺在墙角。

   “额,先别急着发火,让人来处理一下伤口吧,流血了呢。只要正常走路,不跑的话是没事的。”宋唯一的搀扶着赵墨初,让她站起来。

   上下打量新娘子,额头受了点伤,婚纱也有点儿脏了,宋唯一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   走?

   似乎这个时候,被宋唯一点醒,赵墨初才想起自己跑出来的用意。

   “别拦着我。”赵墨初紧绷着娃娃脸,尖锐地开口。

   声音之大,别说宋唯一,就是围观看戏的宾客,也受到了惊吓。

   “可是现在受伤……”

   “不用管。”赵墨初一把推开宋唯一,而避之不及的宋唯一,直直往后倒去。

   宋唯一在心里骂了新娘子几句,这小妹妹也过分了,竟然就这么推她!

   眼看着就要摔下去,宋唯一闭着眼睛,发出一声尖叫。

   腰上骤然一紧,被一个强壮有力的手臂,用力搂住。

   宋唯一的一颗心,顿时提了起来,不知何时,双脚已经离了地面,而整个人,被裴逸白抱在其中。

   紧紧抱着她的裴逸白面色冰寒,冷冷看着近在咫尺的赵墨初,脸上几乎可以刮下一层冰。

   “好大的脾气!”裴逸白抱着宋唯一的身子,直接拦住赵墨初的去路。

   已经着急地火烧屁股的赵墨初,横眉竖目地瞪着他。

   “干什么挡路?快点给我让开!”说着,毫不客气地对着裴逸白就是一阵推搡。

   身后追过来的赵夫人见此,吓得大叫出来:“初初,别乱来!”

   她的声音,也惊动了赵墨初。

   眼看着自己的母亲离自己越来越近,赵墨初气得眼睛猩红,从裴逸白的旁边往外冲。

   “王蒙,将人拦下!”裴逸白眼皮子也不动一下,淡淡地吩咐了一声,跟在身后的王蒙却明白了他的意思,直接抓住赵墨初的手,彻底阻止了赵墨初逃跑的计划。

   “啊,们干什么?放开我!”赵墨初愤怒大吼,作为一个新娘,却弄得浑身狼狈。

   裴逸白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一样,只是低头打量怀中的宋唯一。

   她的小脸煞白煞白的,今天特地穿了六七厘米高的高跟鞋,若是刚才也跟着栽倒的话,估计脑袋要撞到墙壁了。

   “怎么样?没事吧?”他的手紧了紧,用力抱着宋唯一的纤腰,声音有着劫后逃生的后怕。

   若刚才,他动作慢一些,宋唯一这会儿估计就真的砸到脑袋了。

   除开呼吸有些急促之外,宋唯一整个人还是正常的。

   “没事,我没受伤。”宋唯一轻拍着胸口,借助裴逸白的力气站稳。

   得到她肯定的答复,裴逸白才冷着脸转向赵墨初。

   被王蒙制止的赵墨初,现在还对王蒙打滚撒泼,甚至动手对王蒙踢打,叫骂声不绝于耳。

   王蒙无动于衷,赵墨初便转向裴逸白和宋唯一:“谁要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?放开我,否则我让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 这个时候,竟然还不知收敛为何物?

   裴逸白冷笑,这就是顾辰言的新婚妻子?

   什么赵家千金小姐,知书达理?他以为,这是一个疯妇。

   “赵小姐好大的架势,只是让我吃不了兜着走,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   “叫什么名字?给我报上名来,敢拦本小姐的去路,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。我一定让我爸爸,让在A市混不下去!”赵墨初大吼,竟然趁机在王蒙的手上咬了一口。

   王蒙吃痛,不得已松开,而赵墨初趁机想跑。

   “以为这是什么地方,想跑就可以跑?”裴逸白冷笑,原本跟在他身后不动声色地两个保镖,顿时拦住赵墨初的去路。

   “王蒙先别管她,清场。”裴逸白皱着眉吩咐了一句。

   这句话,跟赵夫人的意思不谋而合,那么多人看戏,她的老脸都被赵墨初丢光了。

   赵夫人带来的保镖跟裴逸白的人一起,将那些看戏的宾客清理干净

   “们放开我,我要离开,我不是赵墨……唔唔唔……”还没说完一句话,赵墨初的嘴巴突然被赵夫人堵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