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的小蝌蚪app

先前差点被6迟墨看见,还好她躲得及时。

虽然她在名义上是6迟墨的妻子,但她比谁都清楚,这个位置其实根本就不属于她,她随时都有可能被推下去,并且早就做好了这个打算。

6迟墨,她怎么可能会对他有所妄想呢?!她把自己的身份拎得很清楚。

“漾漾,你什么呆呢,吃火锅咯,走起~~”

唐果儿一把拽过黎漾的手腕,拖着她往前走。

黎漾一边走,一边回了一条短信,“我和果儿在外面吃火锅,吃完回家。”

左逸辰本来有专车司机来接的,得知黎漾她们开了车,于是便让人带着他的行李先走,而他则是和唐果儿一起搭黎漾的车。

直到三人到了火锅店,点好餐,锅底和菜品都上齐了,6迟墨的短信都没有再来,黎漾估摸着他这会儿应该没空理她。

这家火锅店的九宫格很出名,每一格的温度和辣味都有所区别,作为资深吃货的唐果儿来说,每一格该煮什么东西才最好,她是一清二楚。

锅底刚一沸腾起来,唐果儿就迫不及待的往里面加菜。

往九宫格里一眼看去,是红辣辣的油面在不断翻滚着,光看着就有点吓人,唐果儿将菜品分类加入格子里,动作娴熟,手脚麻利,堪称一绝,一时间,三人吃得满脸通红,挥汗如雨。

唐果儿辣得小嘴通红,不断的伸出舌头,用手扇风,“啊啊啊,辣得好爽啊,果然冬天吃火锅神马的最爽了~~

嘟嘟笑脸变身俏皮乖乖女仆

说罢,咕噜喝了一杯冰啤酒,又继续挥舞着筷子,埋头战斗。

黎漾抽出纸,给她擦着嘴边沾染着的污渍,“又没人和你抢,吃这么快做什么?”

唐果儿一不小心打翻了油碟,溅了许多到身上,“卧槽,我今天是真黑啊。”

接左逸辰飞机晚点不说,吃个火锅还能打翻油碟,弄一身?!欲哭无泪……

左逸辰赶紧抽出纸巾,抢先黎漾一步,手忙脚乱的替唐果儿擦拭过后,一脸不屑的说道,“好端端的油碗你也能打翻,蠢得我都替你尴尬。”

唐果儿冲他挥起了拳头,“再说我蠢,小心我揍你哦。”

左逸辰夹起一块毛肚,吞下,“哎哟,我好怕啊,吃块毛肚压压惊。”

黎漾撑着下巴,看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斗起嘴来,活像一对欢喜冤家,蛮相配的。

或许果儿和他在一起,还挺好的,至少,比顾夜白在一起要简单的多。

左逸辰明明有专车司机接,他母亲还给果儿打电话,让果儿去接,这说明什么,说明左逸辰的妈妈很喜欢果儿,也许,左逸辰的妈妈也是期待着两人将来有所展的,而顾家大门,太难进,顾夜白又花名在外,思来想去,还是左逸辰更适合果儿,再加上,果儿本身就不喜欢顾夜白。

左逸辰吃了特辣的一格,辣得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,赶紧抓起面前的啤酒杯,灌进肚子,好一会儿,才缓过来,“小白痴,你怎么知道我今晚回国的?”

收到她微信的时候,他着实愣了一下。

本想着突然出现,给她一个惊喜来着,现在泡汤了。

唐果儿嘴里抱着东西,口齿不清的回复,“左阿姨给我打电话,让我来接你的啊。”

左逸辰心里暗骂,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

唐果儿突然反应过来,“诶,二狗子……”

左逸辰额角微跳,打断她,“二爷。”

唐果儿咂咂嘴,“是,二爷,你回国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,而且,你怎么跑来b市了?”

他家明明是a市的,好吗?!

真是想不明白。

左逸辰瞥了她一眼,“我到这边来管理子公司,不行啊?”

怎么听她的口气似乎有点不欢迎呢?!这令他很不爽!

左逸辰烦躁的摘下鸭舌帽,唐果儿惊呼,“卧槽,你什么时候染了一头红毛,还红得这么纯粹,这么乍眼!!”她扶住额头,“不行,我被晃的有点晕。”

左逸辰丢给她一句,“干你屁事。”

唐果儿哼哼,“怎么不干我事,你是我家二狗子啊。”

左逸辰强调,“二爷!二爷!!”

末了,“把你的手机给我。”

唐果儿不解,“为什么啊?”

左逸辰挑眉,透着一股子邪气,“二爷说的话就是圣旨,轮得到你问为什么吗?”

“是,奴才遵命!”

唐果儿捏着嗓子回了一句,埋下头,举高双手,扮演着电视里的小奴才,故作恭敬的把手机‘呈’上。

左逸辰拿上手机,一把揽过唐果儿的肩,“看镜头。”

唐果儿立刻摆出剪刀手,冲着镜头笑。

左逸辰不断按下快

门键,咔擦咔擦连拍了好多张。

唐果儿换了个卖萌的手势,笑得嘴角抽搐,“好了吗?”

左逸辰又拍了几张,“好了。”

松开她的肩,点进相册,左逸辰蹙眉嫌弃道,“小白痴,你笑得这么蠢,是怕别人看不出你是个智障吗?”

唐果儿怒,去抢手机,“我要和你绝交!”

唐果儿力气很大,左逸辰使劲才固定住了她的手,“别闹了,小白痴,我个朋友圈~~”

一顿火锅在唐果儿和左逸辰的嬉闹中,吃了好几个小时才结束。

左逸辰的司机一直候在门外,三人一出门,司机眼尖的下车,迎了上来,“少爷。”

左逸辰摆了摆手,示意他先去车里等着,转而勾上唐果儿的肩,“走吧,二爷送你回学校。”

黎漾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马上十二点了,“还是我送果儿回学校吧。”

唐果儿受宠若惊,“被人抢着送的感觉,真好,不过漾漾,还是让二狗子送我吧,你和我不顺路啊,这么晚了,一来一回又得多耽搁一个多小时。”

黎漾还想说什么,耳边响起了左逸辰的嗓音,“放心吧,我会把小白痴安送回学校的。”

末了,补充道,“我们两家是世交。”

黎漾浅淡的微笑,“我知道了。”

左逸辰咧开嘴笑,勾着唐果儿往车上走,唐果儿转过身来朝黎漾挥手,“漾漾,路上注意安,我先走了,拜拜~~”

左逸辰把唐果儿送到学校后,司机驱车离开。

唐果儿在校园里,边走边给黎漾微信,“漾漾,我安到学校了。”

微信送成功,她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。

光线昏暗的过道里,男人双手插在裤袋里,微微埋着头,嘴里叼着烟,烟火明明灭灭。

顾夜白?!

这什么情况啊这是?!

唐果儿走过去,男人似乎在想什么,并没有留意到她的脚步声。

唐果儿大声喊道,“喂,你怎么在……”

话未说完,整个人就被一只手用力一拽,狠狠按到了墙上。

唐果儿猝不及防,后背猛地撞击了一下,疼得龇牙咧嘴,“顾夜白!!你干什么?!”

抬起眼的瞬间,她吓傻了。